00:09(第2/9頁)

?

周一校領導來檢查,少先隊員們注視著國旗行著禮,精神抖擻地唱著國歌,臺上大腹便便的領導背著手,滿意地看著祖國未來的花朵們,直到看到廖大幅他們班的隊伍里,有人戴了個小黃帽。

朱夏掛著淚,抽抽道:“從小頭上就長癬,老是被嘲笑,不敢脫帽子,希望領導別介意。”

領導用老父親般的眼神安撫她,轉頭責問廖大幅這個班主任怎么當的,怎么能允許校園霸凌的存在。廖大幅嚇到腿軟,忙解釋,都是小孩子間的誤會,哪能上升到校園霸凌啊。

看著平日里頤指氣使的廖大幅瞬間變得怯手怯腳的,朱夏這幾天受的氣,終于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?

中考那年,超女大熱,朱夏喜歡周筆暢,剪了短發,風水輪流轉,同年年底,飛輪海橫空出世,男生又流行起劉海,且要拉得筆筆直。張一尋看過《終極一班》后,也想當不良少年,就跑去理發店做了個定位燙。這下輪到朱夏嘲笑他,你為什么要在后腦勺裝個大風車。

“大風車,吱呀吱喲喲地轉,這里的風景呀真好看。”唱出來了。

朱夏邊笑邊跑,張一尋就捂著腦門,邊追邊笑,一起朝不具名的某個地方,踐行他們的準高中生活。

?

張一尋在同齡男生里算比較晚熟的了。那會兒他們縣城電視臺有一個午夜的點播頻道,用座機打個電話就可以點播電影片段,其中最火熱的當屬《星河戰隊》的片段六,是一段男女主角的激情戲。當張一尋看著女主角脫掉衣服,露出難以名狀的傲人身材時,他覺得自己已經到了人生的巔峰,于是像著了魔一樣反復打電話播那一段。剛好第二天生物課講到了所有男生最期待的生理衛生那部分,張一尋從早自習見到朱夏那一刻開始,眼神就迷離,不小心瞟到那發育過快的胸部,竟然幻想她脫掉衣服的樣子。

走神了大半節生物課,張一尋一直盯著朱夏脖子上的內衣系帶,看久了就不自覺上手,輕輕地捏住了帶子一角。

此時班上的氣氛特別詭異,時不時傳來一兩聲壞笑,估計生物老師也緊張,講到男性的生殖器圖解,嘴瓢冒出一句:“精子大家都見過吧?”

全班先是一愣,然后爆笑,朱夏往前一探脖子,結果張一尋直接把她內衣帶扯掉了。朱夏一聲尖叫,張一尋也嚇得叫起來。

“你們倆干嗎!”

“老師,他們倆見過!”旁邊同學神補刀。

班上又再次爆笑。

?

那會兒他倆的緋聞傳了千里,張一尋每天早晨都給朱夏一袋花生奶,說是林夕施讓他給的。兩人用課本擋住頭,默契地咬破花生奶包裝一角。學校的廣播站放林俊杰的歌,朱夏就拉著張一尋坐在第一排的座位上,非常有儀式感地不能講話,必須認真聽歌。

這些都被同學們看在眼里,更何況他們上學放學都形影不離的。

但兩個人絲毫不避諱,可能都覺得心里澄明,彼此最知道這段關系的落腳。

男生們無聊搞班花評選,張一尋在紙上猶豫了很久。四周七嘴八舌的,有人八卦問他,你肯定寫朱夏吧。打從心里講,他跟朱夏從小長大,已經形成了視覺盲點,看不出美丑。但他還是寫了朱夏的名字,不是因為長相的關系,即便今天是班委評選、班丑評選、最聒噪的人評選、最霸道的人評選、最好的朋友評選、最在乎的人評選,他都只能想到她。

?

那段時間,張一尋總魂不守舍的,周末在林家茶樓幫忙,跟林夕施擺龍門陣,聊著聊著就出神。

“水不要錢啊!”林夕施關上水龍頭,打斷他,“想什么呢?”

“沒、沒想什么。”張一尋認真擦起杯子。

“有喜歡的人了?”

“媽,你說什么呢!”張一尋慌張道。

林夕施說:“我看朱夏挺好的,雖然她那媽不怎么樣。”

“媽!跟你十六歲的兒子說這種話合適嗎?”杯子沒拿穩,差點碎了。

“別在我面前裝單純,你背著我點了那么多遍《銀河部隊》合適嗎?”林夕施聲色俱厲,“你今后放學就來我這幫忙,補償我這一個月的話費!”

像是偷看三級片被當場抓包,張一尋漲紅了臉,半天喊出一句:“那叫《星河戰隊》!”

?

夜深后,張一尋在床上輾轉反側,他反復問自己這個問題,對朱夏的感覺,應該不是喜歡吧,只是習慣,像親人一樣的習慣,對待妹妹的那種習慣,哥哥怎么能喜歡上妹妹呢。

越想越害怕,把枕頭罩住腦袋,強迫自己快點睡過去。

?

在張一尋還在躁動的青春期里自我問詢時,朱夏已經步入了她光榮的早戀時代。

事情是這樣的,朱夏跟同學打賭輸了,放學去辦公室偷被沒收的《麻雀要革命》,結果偏偏碰上殺了個回馬槍的廖大幅,雖然現在不教她了,但一日為師,終身是舅,讓她留在辦公室抄《麻雀要革命》的第一章,什么時候抄完了,什么時候拿走書。朱夏忍氣吞聲,在快把“遭遇!悲慘宿命中的背影少年”寫吐之后,她發誓這輩子再也不看青春小說了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