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:06

人與人之間最穩健的關系,是供需關系,情侶更是如此。

這段時間,朱夏在張一尋面前都把“順利”表現得謹小慎微的,買回來的新衣服和手機要藏起來,絕不在他面前聊工作,更不會透露自己升職的消息。她保持謙恭,贊美他的身材、他的才華,以及最大限度地展示自己有多么需要他。

但下班后看見張一尋又在床上窩了一整天,茶飯不思,輕描淡寫地將他的悲戚無聲地在空氣中娓娓道來。朱夏終于按捺不住,一股腦兒把升遷的郵件、柜子里的手機、未拆的衣服悉數丟在他面前,大吵了一架:“從今天起,我不會再在乎你的破感受了,人反正要死,你吃不吃東西也不勞我費心。但我告訴你,生活不僅僅只有變好或者變壞,而是人既然活著,就必須為了生存做一點什么。你可以繼續躺在這兒,但我一定會往前跑,拼命跑,因為我沒有義務停下來,教你如何成為一個男人。”

宣泄完這幾天的委屈,朱夏的眼淚像開了閘,即便不是真的想哭,但就是忍不住。半小時過去,張一尋怕她哭脫水,遞水給她,她也不喝,只好穿上衣服,下樓買了兩袋她最愛的哈哈鏡和啤酒。

“媽呀,好好吃啊。”朱夏叼著鴨脖子,淚珠掛在臉上,忘了哭。

?

本以為張一尋這次已經嫌惡自己到絕望的地步,會從此一蹶不振。沒想到吵完的第二天,他就全然無事,精氣神重回臉上,不再顧念出書的悲劇,家里唯有的幾本樣書,也被他放進箱子底,權當是人生這盤不太動聽的CD的安慰bonus(彩蛋)。

大概歸功于跟過去等量齊觀的來自對命運的審視,他不想把自己的不作為都歸結于朱夏太優秀的壓力上。

少年時對人不對事,成年后對事不對人,時間教會我們最大的本事,根本不是看清自己,而是太會就事論事。不上升到感情,也不觸碰到情緒,因此能夠什么都覺得不重要了,化戾氣為祥和,化險為夷,化危為安,丟了曾經的鋒利,感動了自己。無論最后是得到還是失去,勉強說一句算了,才能稱得上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?

他的微博認證申請被駁回,原因是不夠知名。但未關注人私信里,常能收到一位忠實粉絲的告白,說以前寫影評的時候就很喜歡他的文字,出了新書第一時間拜讀,雖然故事是虛構的,但的確還是治愈了她。

張一尋每天都會在微博上跟她聊天,關于寫作,關于生活。這個叫Viko的女生是東京大學的交換生,學的是藝術設計,經常會發來一些自己的畫作,還說根據張一尋在小說勒口的寫真照設計了一個形象,覺得他像只軟糯糯的羊,于是用白云給他做身子,脖子上掛著黑色的領結,鵝蛋小臉,嘴上叼了根狗尾巴草。

他們給這只羊取了個名字,叫唯阿羊,諧音we are young。

?

“我要回國了。”那個叫Viko的女生發來私信。

“真的嗎,打算去哪兒?”張一尋咬著半塊吐司,回道。

“還沒想好。”

“北京歡迎你!”

“好啊,我的三十本書終于可以擁有簽名了。”

“是你買的?”

“都說了是鐵粉。”說著,Viko發了一個唯阿羊過來,是個動起來的表情包。

“哇,好可愛!”

“我還做了好多呢。”

“我能發微博嗎?”張一尋問。

“當然。你還可以給他寫個故事。”

受過傷的地方像是長出了新芽,靈感已至,張一尋打開word文檔,寫了一段童話故事的開頭:

一個永遠在下雨的城市,失去方向和人生目標的唯阿羊收到一封信件,沒有寄件人,信上說:“歡迎光臨太陽島,我們都會經歷停滯的時刻,也會因為‘就這樣吧’的生活態度而變得徹底唯心,當一切根本違背了心底所幻想的樣子,那唯一能做的,就是改變。因為決定接下來人生歸屬的,往往不是努力,而是選擇。在這里,你會找回真正的自己。”

于是唯阿羊收拾行囊,決心改變,要去尋找那個有太陽的地方。

上傳好長圖,附上Viko做的表情包,點擊發布。

張一尋后來去了郊區的紙廠,看著那些庫存積壓的書被打成紙漿,如同經歷一場告別式,收拾好心情,再次去找了徐老大。以幾乎快要給他下跪的姿態,要來一份編輯的工作。他不想再去體制內的公司感受不快樂,他想要找到自己真正熱愛的東西。

見張一尋找回狀態,朱夏懸著的心終于可以休息一會兒了。

?

她的箱包方案進行到第二階段,之前的病毒視頻太成功,到現在余溫都沒散,以至于影響了后面的宣傳節奏。在是按照原方案做其他的策劃還是乘勝追擊再出一支暖心片子之間,她選了后者,但腳本來回改了十幾遍都不滿意,最后讓軍師張一尋出馬,把煩瑣的文案精簡成十句話,起名“狗狗的十個秘密”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