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:05

7月份的時候,李亭玉主動找過陸乘風,他們公司投了一個真人秀,六位年輕男女進行為期兩個月的短劇拍攝,其間共同入住海景別墅,并記錄他們私下相處的全過程。六位嘉賓的組合里,除了她和另一位當紅的鮮肉男演員Tony,其他四位都是新人。節目組原本定的是要她和Tony炒CP(配對),但她考慮與其跟外人炒熱度,不如跟愛人演一場戲,互相成全,于是向經紀人透露了與陸乘風的關系,還說服公司,讓他參與節目,這樣四季度播出時,剛好他去年拍攝的網劇上線,還能雙贏。

但有一個條件,就是要簽進他們公司,成為他們的全約藝人。

陸乘風搓著手思索著,突而咬緊腮幫,點頭同意了。

?

進組第一天,數十臺攝像機對著他們,邱白露從攝像大哥身后進來的時候,李亭玉和陸乘風的臉色都變了。只見她坐在其中一個位子上,裝作不認識,非常自然地跟他們問好。陸乘風眼神攻擊無效,導演宣布真人秀部分開機。

六個刷著紅藍色的箱子非常有儀式感地從天而降,藍色代表男性角色,紅色是女性,對應了六個關鍵詞,其中四個分別是初生牛犢、怦然星動、幕后玩家、歡樂咖啡豆。演員們需要通過選擇關鍵詞,領取角色信息。

李亭玉第一個抽選,經紀人已經與節目組套好口風,“怦然星動”是女一號的角色。她胸有成竹,正要起身,邱白露先發制人,對準攝像機說:“年紀最小的先選吧!”

真人秀已開始,連導演都不敢輕易喊停。

邱白露果真選了“怦然星動”,李亭玉努力克制臉上的微表情,盡量不要露出一點早已看破的情緒,笑著拿了“初生牛犢”。按照年紀,陸乘風倒數第二,Tony是最后一個。陸乘風來到指代男主的“幕后玩家”的箱子前,深知規則已經被邱白露破壞,他繞過箱子,選了“歡樂咖啡豆” 。

角色公布,怦然星動是Z市當紅女明星,初生牛犢是剛畢業的女大學生,幕后玩家是天使投資人,歡樂咖啡豆是咖啡師。女明星與天使投資人戀情告急,女大學生追求一見鐘情的咖啡師,故事以此展開。

導演在場外旁白道,四十八小時后正片開機,整部劇將采取順拍方式,每次只能拿到一集的劇本,他們每一天的相處,都有可能影響劇本走向。

拿到劇本后,邱白露就暈了,根據目前人物關系的設置,兩波人馬基本就是各排各的,她要跟Tony搭戲,反倒成全了李亭玉和陸乘風。

?

攝像機二十四小時不停機。

中午六個人在別墅的餐桌上吃飯,邱白露眼疾手快地坐在陸乘風旁邊。李亭玉夾著白水焯過的青菜,不動聲色地問:“白露,你為什么來這個節目呀,之前演過戲嗎?”

“沒有啊,來玩一玩,制片人說我這臉不演戲有點浪費,對吧,乘風哥。”她突然問陸乘風。

被一聲“哥”激出渾身雞皮疙瘩,陸乘風尷尬地笑笑,專心吃飯。

“女演員講究自然,你看你那下巴,不怕扎著自己啊。”李亭玉玩笑道。

“我寧愿把自己扎死,也不愿像你一樣丑啊。”

氣氛一下子冷下來。

邱白露突然大笑:“不好意思啊,我給我這女明星的性格設定就是毒舌。倒是亭玉姐姐,哪有大學生吃白水煮青菜的,賺錢那么辛苦,逮著每一頓不都得吃回本啊,我覺得你還沒有進入角色,你得忘掉自己的明星身份,不爭不搶,感受女大學生的日常才對。”

筷子沒夾穩,西藍花掉到桌上,李亭玉的笑容僵在臉上,片刻后,她把菜從桌子上夾起來塞進嘴巴里:“這樣像沒錢的大學生了嗎?”

攝像機推進李亭玉嚼西藍花的特寫。

“正是因為不想輸,所以才要爭要搶呢。”李亭玉滿眼溫柔地看著邱白露。

?

張一尋的簽售之行進行得如火如荼,除去周末加上兩天的飛行日,一周只有四天能跟朱夏碰上,還不包括其他的宣傳通告,總之,兩人的生活習慣越來越不同,張一尋的作息從以前的12點入睡變成凌晨3點,經常第二天一覺醒來,朱夏已經給客戶講完兩個方案了。

好不容易閑下來一天,張一尋特地訂了工體附近的日料,朱夏一直都很想吃一次正宗的懷石料理,而不是那種自助餐廳的冷凍冰蝦和壽司卷。只是在拿到菜單的那一刻,朱夏傻了眼,張一尋沒問她意見,直接點了最貴的會席。價格單上的數字瞬間在朱夏腦子里合并,這頓飯要吃掉四千五人民幣,除開項目獎金,她現在的月工資是六千。

她突然有種被掏空的感覺。

年中的時候,她找總監提過一次加薪。但總監給的答復是,去年的“虐狗風波”后,Richard已經頂著壓力留了她主管職位的升遷,升職不升薪,是給公司其他“老人”一個交代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