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:01

畫面中央。

是正在熟睡的老年張一尋。

有型的銀色中長發,胡須爬滿下巴,身下是講究的真絲床品,四周墻壁刷著深灰色的涂料,白色大理石紋路的地板上放著一簇用橡果和尤加利葉扎成的干花,黃銅配搭黑胡桃木的床頭柜上。智能穿戴手環適時收到信息提醒,在空中投射出一塊通透的熒光幕,此刻時間是2060年11月18日上午7:40。

拉布拉多聞聲進屋,貼在老人的床邊來回蹭,老人從繁復的夢里醒來,如常撫摸它的頭。

新的記憶如同潮水般從夢境的出口涌入,他分明記得給朱夏寫下最后那封信時滿臉的淚,記得他們在北京那些年所有的爭吵與和好,記得給她買手鏈時的怦然心動,記得他們肌膚之親,相敬如賓。也記得大學畢業的散伙飯上,那個長了腳的可樂瓶。

還有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林夕施,牽著紅色氣球的Viko,故鄉的小道與舊人。年輕時生活對他的所有致命打擊,一點一點慢慢浮現出來。

只是有些模糊,恍然分不清,哪些是新的記憶,哪些是原本的生活留下的證據。

?

張一尋撐著腰來到客廳,拉布拉多圍著他打轉,輕輕叫喚著。他看了一圈,沒找到仿生犬的飲用水,于是心不在焉地順了順它的毛。

客廳好安靜,暖氣蒸得視界里都霧茫茫的。與過去無異,仍然是這個獨居的房子,仍然是彎腰吃力的年紀,仍然一個老人和一只仿生犬,就像那個時光投影的說明一樣,即便改變過去,只會在本人的意識層面留下記憶,不會對現實產生影響。

他想起Dandy說過的話:“老爺子,人都是靠記憶活著的,如果你左右了過去,除了你現有的,還要承擔所有改變后的記憶,萬一記憶不那么美好的話……”

他突然哭了,淚水被眼角縱生的紋路稀釋,失神的眼眶瞬間通紅。

記憶是蓋棺論定的,原本的經歷,只有那一次未曾說出口的遺憾,卻因為過程被更改,成了一輩子活到頭的缺憾。眼睜睜看著時間帶給他的果,空著手,卻束手無策。

?

張一尋惘然若失地坐在沙發上,了無生趣地滑動手環,點開早晨收到的信息,是他的主治醫生發來的。

他忽而有些疑惑,說不上哪里出了問題,扶了扶視力矯正鏡,仔細辨認屏幕右下角的日期,11月18日。

不該是這樣的。

這是他記憶里的昨天。昨天這個時候,他放下吐司,穿戴整齊地去了SOULTIME公司,參與了正在內測的時光投影技術。

記憶瞬間混亂起來。

他按著腦袋,努力回憶,想看看是不是錯過了什么。

?

客廳的電視墻是一排三米高的落地書架,尋思的過程中,張一尋突然怔住了。

他緩緩移步到書架中心的位置,抬起顫抖的手,開始撫摸那排陳列整齊的書。它們的作者,都來自同一人,張一尋。

書架旁的邊幾上,憑空多出了一個老式相框,上面的照片已經褪色發黃,但蕩著絲巾的林夕施仍然充滿生機和驕傲。思維顯然跟不上現實,張一尋吃力地回到客廳,喝了杯水壓驚,拉布拉多還在他腳邊撒嬌,他輕蹲下身,下意識地在它耳朵后摸了摸。

果然,沒有圓環感應裝置。

張一尋抱住拉布拉多,感受到它的體溫,還有肚子上起伏有致的呼吸。

他噙滿淚,終于認定這個事實。

現實世界被改變了!

成倍的痛瞬間襲來。為了彌補一個遺憾而造成無法逆轉的結果,這種痛,沒人可以與他分享,這將會成為自己臨死前,最盛大的悲劇。

明明可以做得更好的,就只差那么一點點。

猶如醍醐灌頂,他沖進書房打開電子全息屏,在郵箱里翻找那封SOULTIME公司的邀請函。

近幾天都沒有新的郵件,垃圾箱里也沒有。

?

似乎在茫茫大海里找到了浮木。張一尋把長發攏成一個髻,套上呢子大衣,選了燈芯絨領結旁邊的格紋領帶,拿上銀色獅子頭的手杖,徑直沖出了家門。

沒有邀請函上的地址,他只能在無人駕駛的車上,憑著記憶在街上找SOULTIME的標志大樓。

記憶在關鍵時刻派不上用場,他在城里就這么繞著圈。眼看太陽漸漸落山,城市被一層絳紫色的黑幕籠罩。

不同于白天銀色金屬質感的街道,夜晚的城市,進入一種夢游般的光怪陸離。兩邊的寫字樓與商鋪披上霓虹,頭上開過的城市空鐵也鑲嵌著紫藍色的熒光燈柱,隨處可見戴著4D眼鏡正在虛擬現實世界里交互的年輕人,碩大的吃豆人全息投影沖向張一尋的車子,撞擊后,變成散落一地的金幣,品牌廣告隨后亮起。

他揉著脹痛的眼睛,疲憊不堪,定神后,決定繼續。直到看見前方pizza(比薩)車旁熟悉的人影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