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6章 老朋友久違了

是誰在矗立時光長河之上,淡漠地俯視著下方,牽出宿命,擺弄命運,導演這生生世世?

楚風身體有些發寒,這一生的道路背后竟有一只無形的手,只手遮天,揚起紅塵,拼組人道魔方,實在太可怕。

并且,不止于此!

在楚風之前,多少世了,為了實驗,為了再現那兩人或者一人兩世的威能,類似的大環境在不斷重復。

這么多年過去,地球曾不止一次重演,到底走出了多少人杰,又有多少失敗品?

而他在當中又算什么?

是眼前這個女子的故人在重演,還是她那個級數的無上大敵感興趣在實驗?

無形的手躲在魂河盡頭的黑暗中,還是藏身于帝落時代前就存在的古輪回前身可怖路徑中?

亦或是那種生物只是來自諸天世界極端彼岸,一時的興起,短暫的駐足,就是千百世,隨手演繹了這一切?

這是楚風剎那的想法,竟有各種念頭呈現,他覺得,應該一切當在此列猜想中,無論怎么深思都極度可怕。

沒有人愿意被人擺弄人生,也沒有人愿意成為兩個人或某個人兩世身的倒影,有誰不愿自己是唯一?

只是,任他眸光幻滅,心神百轉,進化能力超絕,亦無任何更迭過去的可能,所有這一切都早已發生。

電光石火間,他想到了陽間第一山的九號等人!

從最早聽聞大黑手黎龘的師傅為四號,到持續接觸下來,了解到竟然可以從一號排序到九號,他就早有疑問了。

那是一個序列系的生物嗎?

直到今日,發生眼前諸事,他便多了某種揣度,會否與他類似?

也是有人在試驗,追憶與塑造過什么,最后留下一到九號?

不過,從九號的一些話語中來看,又有些不太像,他對那位一劍斬斷萬古的生靈太崇拜了,疑似有緣追隨過?

楚風搖了搖頭,不再去想,他的心緒有點亂。

他怔怔地看著那白衣女子,想從她的大道神音中得到更多,更希望與之交談!

可是,她卻沒有表示了,在那里散發潔白而圣潔的仙霧,此外不時有粒子流逸散出來,向著遠方擴張開去。

“老朋友久違了!”

在多次呼喚,不斷嘗試溝通無果后,楚風膽大包天,居然這么稱呼,雙目神光湛湛,十分坦然,在那里凝視白衣女子。

當然,石罐橫在身前,幫他抵住了太多的無形威壓,不然整個人都無法生存于這里。

整個天空都在動蕩,整片世界都要瓦解了,這白衣女子復蘇后像是貫穿了億兆空間,諸天盡顫栗。

至于外面,火族人戰戰兢兢,若非那石門發光,阻擋住了飄散的粒子流,此地絕對要成為死地了。

最為關鍵的是,太上禁地中的人形山嶺在隆隆而動,那個“太上”在搖動,滿身裂痕,發出妖異光輝,鎖住了山河。

不然的話,或許有天傾地崩之禍!

她沒有任何反應,白衣女子朦朦朧朧,美眸開闔間,像是貫穿亙古亙今,導致永恒不復,不朽成塵埃。

然后,她的精氣神忽然化成一股白氣,從其后輩沖出,最后嗡的一聲虛空顫,一片刺目的符號閃耀,極速遠去。

白氣如蒼天塌陷,若混沌炸開,演繹無上符文,最終又成粒子流,席卷這片小世界,超越時光,擊穿一切阻擋,竟這樣離開!

什么狀況?楚風臉上滿是不解,寫滿驚容,那女子的精氣神竟消失,突然走了!

不過,那肉身為何還在,她不要了嗎?

至于小空間外面,火精一族簡直是欲生欲死,心情在九重天上與大淵間起伏,情緒波動太劇烈。

在楚風喊老朋友久違了時,火精全族的臉都綠了,這個小子忒作死!

不過,那女子沒有發難,并未出手也是讓他們慶幸,竟有劫后余生之感,離開就離開吧,在場的人活著就好!

楚風立身在石門后的這片空間當中,有些發愣,白衣女子一句話不說就走了,讓他有太多的疑問。

“我這是一言驚走大黑狗口中的白衣女帝了嗎?”

楚風自語,面色如常態。

當!

一瞬間,地面上殘鐘轟鳴,震的石罐瞬間發光,形成光幕,將他包裹在當中。

不然的話,估計整個人都會有大難,要出問題,這是在警告他嗎?!

楚風一陣無語,只是隨口說說而已,竟引發這種莫大的反應?

他深知那殘鐘碎片來頭亦甚大,曾得見大黑狗守護伏尸殘鐘上的男子,應與那白衣女子是同一個時代的人。

楚風的雙目經過太上絕地中的火光熔煉,早已是超級火眼金睛,此時看出一絲端倪。

“咦,竟不是殘鐘自鳴,另有他物。”

在那殘鐘下,有尺許長的黑色尾巴,毛都掉了大半,這是一小段……狗尾?都快禿了!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