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三十一章 詭變

  “有生靈想要長生。”虛天神藤告訴他,這幾個字如同驚雷般!
 
  “這是……怎么回事?”石昊心中波瀾滔天,看著那些烙印碎片,再看向虛天神藤,他難以平靜。
 
  虛天神藤是一株神藥,活過了漫長的歲月,自然見到過很多詭異的事,目睹過這世間最驚艷的人踏不死之路。
 
  “有人……可以與世長存,真正不死?”石昊話語微顫。
 
  據他所知,無論是戰帝,還是太古六大天人都難以走出那樣的路,就是惡魔島至高無上的魔尊最后都失敗了。
 
  “你自己細看。
 
  ”虛天神藤發光,它的溝通方式很特別,既不是話語,也不是神念,只是發出一種光,就可交流。
 
  漫長歲月來,它見到了太多的東西,由于是神藥,擁有他的人自然都是無上人杰,留下過一些不可磨滅的印記。
 
  石昊將手放則雪白的藤上,默默的感應,捕捉那些烙印碎片。
 
  畫面殘破,很不連貫,他見到了一個人,那種眼神,那種風采,讓人心折,難以言喻。
 
  這是一個青衣人,一個人仰望高天,周身雷電萬道,若大河滔滔,但是他卻無懼,張口一吸,那如汪洋般的雷海全部沒入了他的嘴里。
 
  “天劫!”石昊可以確信,那不是一般的雷道秘術,而是真正的雷劫,天降神罰。
 
  轟!
 
  更猛的雷電降落,化成了汪洋,居然將這片大地都覆蓋了,天穹全部壓滿。
 
  這讓石昊震動,這得是多么大的劫難?簡直像是在滅世!
 
  青衣男子發絲飛揚,看起來三十歲左右,雙目深邃,帶著滄桑古意,有一種俯瞰天下,舉世惟我獨尊的氣概。
 
  很明顯,這是一個無上人物!
 
  面對遮攏天地的大劫,他一指點向蒼穹,結果讓虛空崩塌,億萬雷電全部消失,被化了個干凈!
 
  這種手段,這種威能,簡直不可想象。
 
  這雖然是烙印碎片,但是那種威壓,以及氣息,仿佛透過萬古傳來,烙印進石昊的心中,讓他震顫。
 
  此人太強了,連天劫都以一根指頭擋了回去。
 
  接著,混沌氣沸騰,上蒼降下的雷電變了,伴著混沌光,如長江大河般劈落。
 
  那青衣男子風采自信,目光幽邃,他逆天而上,直沖宇宙星空中而去,將所有雷劫都推向了域外。
 
  “他這是在渡劫,要成為長生不死的人?”石昊問道。
 
  “他站在神道最高峰上,渡過天劫,就可不死了。”虛天神藤說道。
 
  石昊凝神,仔細感應那些烙印碎片,越發驚心動魄,域外幽深的星空中,那無窮混沌雷光不斷,淹沒了那里。
 
  一個青衣人迅速放大,身體被日月星辰環繞,龐大無邊,迎戰天劫。
 
  雷電最后發出了飛仙光,堪稱震世,古來能見幾回?那青衣人終是負傷了,被劈的鮮血淋淋,骨斷筋折,最后焦黑。
 
  但是,他依舊活著,眼看雷光消失了,他算是闖過了那最后一關。
 
  可是就在這時,那宇宙天穹裂開,溢出一縷縷灰色霧靄,將那里籠罩,而后那青衣人仰天怒吼。
 
  并且,像是有什么東西出現了,在跟他激戰。
 
  隱約間,石昊見到一只黑色的爪子落下,最后伴著血光,那里沸騰。
 
  當一切寧靜,一角青衣,粘著血,雷劫未毀它,灰霧也未腐它,以此證實曾有一位無上強者曾經存在。
 
  此外,還有一個破鼎,已經龜裂,載著一些遺物,沐浴了鮮紅的血,沖向上界,為葉族帶去噩耗。
 
  “他……失敗了。”石昊輕嘆,這絕對是一位無上人杰。
 
  那片星域暗淡了,因為一顆又一顆大星凋零,造成毀滅,成為一片死域,可怕的結局,凄涼的落幕。
 
  “他是誰?”石昊問道。
 
  “葉千羽。”虛天神藤幽幽一嘆。
 
  “嗯?有點耳熟,好像聽說過。”石昊思索,而后一驚,猛地抬頭,道:“太古年間,葉姓帝族的人?”
 
  “不錯,葉姓家族最強者,無上強者——葉千羽。”虛天神藤說道。
 
  它曾目睹,因為它就在那鼎中,身為神藥,也未能挽回那位絕艷人物的性命,因為都沒有機會。
 
  “你……不是仙古內誕生的?”石昊驚訝。
 
  “我是被人帶進來的。”虛天神藤坦然。
 
  “這組烙印碎片……”石昊蹙眉,虛天神藤體內還有其他烙印,有一組,同樣很驚人。
 
  一個白衣男子,劍眉入鬢,舉手投足,霸氣無邊,俯仰天地間,睥睨萬古。
 
  依舊是一幕悲劇,這位蓋代人杰也進入宇宙深處,被星河環繞,傲視九天十地,張口一嘯,星河搖動,大星炸開。
 
  他被劈的血肉模糊,但堅持到了最后,成功了,待到雷光消退,他的元神躍出,要用殘余雷光洗禮。
 
  然而,就在這時,一片陰影飄過,遮攏了那片區域。
 
  隱約間,聽到了一位無上人杰不甘的怒吼聲。
 
  當那里恢復清寧,那人還在,只是元神由璀璨變得漆黑如墨,而后沒入頭顱中,他無比艱難,邁出……一步。
 
  一步后,他以性命交修的塔裂開,碎片以極速沖向三千州。
 
  星空中,這個人的眸子如元神那般漆黑,木然的向上界那里望了一眼,就此后世人再也沒有見到他。
 
  “這個人又是誰?”
 
  “上古皇族——摹無道。”虛天神藤說道。
 
  石昊心中劇震,果然又是一個大人物,他曾聽聞過此人,在齊道臨給他的骨書中有記載,號稱上古最強的生靈。
 
  怎么回事,這樣的人邁上了神道最高峰,即將長生,為何突然發生詭變?
 
  仔細回想剛才的畫面,石昊脊背發涼,總覺得很不祥,有種很悚然的感覺,那是意外嗎?
 
  “這次不是我親眼所見。”虛天神藤說道。
 
  它恢復自由身時,在一片山川意外發現摹無道的神塔碎片,扎根在那里,從塔上捕捉到了一些殘碎烙印畫面。
 
  石昊曾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,仙古有人成仙,與世長存,不死不滅,而這一紀元為何沒有人可以。
 
  他曾得到過很多答案,但都不完全。
 
  依據骨書記載,有各種說法。
 
  有人說,這一紀元出了問題,無天劫,不能圓滿,無法邁出最后一步。
 
  也有人說,時代不同了,什么都變了,不具備了那些條件。
 
  還有人說,最驚艷的人證實過,一旦邁出那一步,會有大恐怖,發生無法想象的事。
 
  現在看來,最后一種說法有點讓人驚悚,因為虛天神藤體內的烙印碎片,指向了這里,真的會有“詭變”。
 
  很快,他又想到了惡魔島的魔尊,也是如此。
 
  這一紀元,不是無人可長生,而是因為有詭異的變故!
 
  “究竟是什么?!”石昊蹙眉,心中有些發涼,這天地很詭異,有太多的不解,讓他不安。
 
  他又想到了柳神,記起了它說過的話,邁出那一步,將無法想象,會有最恐怖的事情發生。
 
  “柳神也經歷過?”石昊震動,他聽到過柳神跟小塔的談話,那時還不太在意,現在回想,心中難以平靜。
 
  小塔曾模糊的說過,柳神可能是經歷過“那些”后唯一活下來的生靈!
 
  “你若遵守誓言,我會告訴一則更有用的消息。”虛天神藤惴惴的說道,它實在有點不安,怕石昊將它徹底吃掉。
 
  “我說話算話,你不要害怕。”石昊說道。
 
  “你走上這條路,多半也危險了,可能會發生‘詭變’。”虛天神藤竟說出這樣的話,讓石昊不禁一呆。
 
  “你詳細說來。”
 
  昔年,虛天神藤原本恢復了自由身,后來它潛入了無人區,身為神藥,它土遁術驚人。
 
  可惜,事不湊巧,那一次‘仙古’正好開啟,仙道花蕾綻放,那片地域到處都是尊者,他被人捉住,帶進了仙古。
 
  “我幾次易主,跟過五冠王,追隨過陣法大師。”
 
  石昊聞言,不禁訝然。
 
  “我要說的是,曾有人與你一樣,另類成神,非常逆天,結果發生了詭變。”
 
  虛天神藤追隨過一位五冠王,那是一個絕艷古今的天驕,他想以五行本源成神,為此搜遍天下,并五次出世。
 
  但凡與五行有關的東西,他都有搜羅,堆積如山,什么混沌土、太初水等,每一樣都十分逆天。
 
  最為驚人的是,他還曾得到過開天辟地前的某種本源,若是融合,以此點燃己身,足以震古爍今。
 
  石昊聽到這里,相當的驚訝,以五行本源洗禮,進行蛻變,自然驚人。
 
  五行,可囊括一切!
 
  顯然,這位五冠王了不得,是一個絕艷千古的人物。
 
  “那一次,他只融合到‘兩行’就出現了意外,原本只是嘗試,最終會留到這最后一世來才會徹底五行貫通。”
 
  不曾想,在他嘗試時,就有了不祥的事,導致厄難發生。
 
  “什么意外?”石昊問道。
 
  “發生了詭變。”虛天神藤道來,它曾親眼所見。
 
  第一次時,那位五冠王面對較小的詭變,他挺了過去,為此他很驚異,隨后接著嘗試,繼續在那條路上向前走,依舊過關。
 
  可是數次后,他雙目失去色彩,化成死灰色,而后這個人就此離去、消失了。
 
  虛天神藤說的不詳細,因為它當時怕極了,躲進了遠處的法陣中,仿佛再次經歷了太古葉千羽那一次厄難,無比膽寒。
 
  “你是說,另類成神,會有厄難,可能會發生不祥?”石昊蹙眉。
 
  “絕艷的生靈,想超越古賢的強者,很有可能會發生這種事。”虛天神藤說道,而這是昔日那位五冠王度過兩三次詭變時做出的推斷。
 
  石昊聞言,心中波瀾起伏。
 
  “史上曾有一批絕艷的生靈為了走出不一樣的路,死的死,廢的廢,難道與詭變也有些關聯?”他皺眉思索。
 
  “這里名為仙古,以此為名,是因為與上一個覆滅的紀元有關,也正是因為如此,更容易發生詭辯。”虛天神藤說道。
 
  顯然,它知道的事情不算少。
 
  上一紀元,被命名為仙古,已經不復存在,葬在了過去。
 
  據傳,這地方與覆滅的仙古紀元有關。
 
  故此,此地被命名為“仙古”,用了上一紀元的名字。
 
  “在這里,更容易發生詭變,而你踏出的路很不同,雖然現在還不足以驚世,但是再繼續下去可能就要出問題了。”虛天神藤提醒。
 
  “竟有這種說法。”石昊發怔,默默思考了很長時間,最后抬頭,道:“我倒要看一看那究竟是什么。”
 
  他修養好后,開始繼續沖關。
 
  這一次,加起來共有上千道火光匯聚而來,焚他肉身,燒其元神,這片天地一下子恐怖了,被神光淹沒。
 
  “嗯?”
 
  就在這時,外界所有關注他的人都吃了一驚,石昊不可見了,從仙道花瓣上消失,無法在石碑上顯化。
 
  “果然了不得!”
 
  人們知道,他所走的路很不凡,仙道花瓣蒙蔽一切,不讓眾人觀看了。
 
  第一千道火光焚盡后,石昊幾乎死去,服食下神藥后,才將命撿了回來,但并未發生別的事。
 
  他養精蓄銳,沖擊第一千一百道火光,焚燒真我,但就在此時,跟打神石在一起的虛天神藤忽然恐懼了,發出波動,大叫叫嚷。
 
  “它們……果然又來了,詭變要發生了!”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