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見鬼了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一群人都驚叫,這太過不可思議,竟然是太古的人,眼前這位野人老爺子曾親眼見到過。

    流動出史前神明的力量,被古之大帝級的的法陣守護,難道說這是一尊太古皇不成?

    眾人齊刷刷將目光望向猴子,人魔曾經見到過的這個級數的存在,最大的可能就是斗戰圣皇。

    圣猿子被看毛了,腦瓜仁都疼,雖然傷感,但是他可以確定,自己的父親真的坐化掉了,不可能留下什么軀體。

    那還能是誰?一群人都驚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應該不是圣猿,因為該族的功法霸烈無邊,與這種大道法則不相符,有點像是狠人大帝!”李黑水道。

    有上古法陣守護,人們并不能真切的感受到那種氣息,只能觸到絲絲縷縷而已,還不能確定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盯住了人魔,這位活祖宗眸光異常,正在一眨不眨的盯著那個仙繭,神色怪異。

    眾人請教老野人,得到明確的回應,并不是斗戰圣皇,而是一個非常詭異的強者。

    “錚錚錚……”

    十萬八千天劍齊鳴,一齊劈了過來,人魔揮動剔透的白骨棒震散劍氣,抬腳向前走去,在陣中邁出了關鍵的幾步。

    這是古之大帝的一角殘缺法陣,但卻也厲害非凡,圣人進來都會被煉化成劫灰,大黑狗來破解第一次都失敗了。

    人魔橫行太古年間,堪稱一位蓋世強者,但是在這個地方卻不得不認真對待,以通玄道法慢慢前行。

    在這幾步的路上,葉凡等人自然不可避免的詢問沉睡的強者在太古年間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只見過一面。”人魔搖頭,他并不能確定。

    但他記憶深刻,那時他同修太陰與太陽,他的身心出了大問題,白天為神,夜間為魔,惹出天大的禍亂。

    其閉關地寸草不生,山川盡毀,在其發瘋時,他撕開大地,竟在閉關的地脈下,發現了一個人,與仙繭中的軀體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,陣陣寒氣襲體。

    一個在太古年間就沉睡的人,怎么可能會是凡俗,后來又跑進了太陽深處,此時散發著神明的氣機,越想越是驚人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人們緊張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他跑了,而后就再也沒有見過了。”人魔答道。

    這讓人不解,充滿懷疑,一個強絕的人沒有說一句話,沖出地脈就逃了,實在是詭異。

    人魔依稀記得,那個人一臉的迷茫,跑的時候,肉身撕裂了宇宙,轉瞬了沒了蹤影。

    當時,他很遺憾,因為正好化為魔,需要大量的血食,結果卻錯過了獵物。

    眾人都無語了,這位野人老爺子還真樸實,當年的想法,現在也好意思說出來,真是什么都敢吃啊!

    那可能是一尊神明,他卻一點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人魔超級恐怖,古之大帝的留下的這一角陣紋可阻殺世間絕頂強者,但是他走一步停一陣,慢慢破解,接近了混沌氣繚繞的仙繭。

    這讓大黑狗相當的敬畏,這是道行高深的極致體現,將法與陣結合,用強通關。

    “這一角陣紋大概能占到全陣圖的十分之一,能通過者莫不是蓋世人杰。”這是黑皇的評判。

    當然,無形中它也在抬高自己,因為它覺得給它時間慢慢研究,多半也能破解出一條生路來。

    當接近那朦朧的繭后,各種光霧流動,在眾人的懇請下,人魔震散了混沌,掃開火精,雙手劃動,出現一塊神鏡。

    它看映照虛無,返本還源,破開虛妄,讓那枚仙繭不再神秘莫測。

    眾人全都屏住了呼吸,想觀看這尊太古神明到底是什么樣子,鏡中初時模糊,逐漸清澈,一道身影顯露出來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男子,當即人們就將心中的一位大帝排除在外了,決不可能是狠人。

    “這太古神明真講究,渾身都是神材,那是傳說中的仙縷神衣吧?”黑皇口水嘩嘩的流。

    “好多寶貝!”小光頭花花也眨巴著眼睛,眼神火熱,大有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之勢。

    “從下到上,從腳到胸都是神物……”黑皇說道,很快又露出了一絲狐疑,因為似乎有點眼熟。

    “胸口放著一顆招魂神珠,這可是逆天的神珍,據說元神被打散,都能給召喚回來重組。”大黑狗徹底直眼了。

    它恨不得立刻沖上去,洗劫掉這個太古年間的神人!

    “脖子上掛著一個長命鎖,這像是被眾人祈禱、念叨過好的一件無上圣物……可是他媽的,我怎么看著這具軀體有點眼熟?”大黑狗撓頭,一臉的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看著也眼熟,這么胖,這么富態……”花花也小聲嘀咕。

    不光是他們,連龍馬也口中吐白煙,葉凡他們也一陣愕然,這具軀體怎么這么怪啊?

    這是一尊史前的神明?

    諸多神物加身,胖軀明晃晃的刺眼,不怎么偉岸,更談不上神武,倒是有點像一個……神棍。

    霧氣散盡,神鏡徹底清晰了,露出了此人的臉,顯化出了太古神明的真容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————段德!”

    “我拆,怎么是他!”

    “鬧鬼了,段德怎么睡在此地,不是死在太初古礦了嗎?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是無良道士!?”

    一群人跟見了鬼一樣,目瞪口呆,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,所謂的太古神明是這個神棍。

    不久前,段德進太初禁地,被古礦中的無上存在點碎,化成了清氣,雖然眾人懷疑,他多半沒死,但在太陽中心見到他,還是一陣錯愕。

    這太過匪夷所思了,人魔一百多萬年前就曾見到過他?

    “真的是一個人嗎?”人們嚴重懷疑。

    人魔即將踏過陣紋,出現在那仙繭前,然而就在這時,虛空一震,一股磅礴的氣息垂落而下,散發著讓人難以抗拒的壓力。

    古之大帝的力量波動!

    眾人全都大吃一驚,人魔也蹙眉,止住腳步,望向火精深處,那里竟隱藏著一件器物。

    直到外敵入侵,它才被一道道奇異紋絡催動,散發出一縷縷烏光,恐怖無邊!

    “吞天魔蓋!”大黑狗恨不得立刻奪來,可卻不敢出手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這的段胖子無疑,有此魔蓋足以證明真身,此前人們感應到的無上氣機也是它溢出的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段德,真沒死,跑到這里裝死來了,還不快醒來。”

    只有人魔蹙眉,而后倒退了一步,道:“這個魔蓋被一種怪異的神紋催發,若是強闖過去,它理會立刻垂落,裹帶神繭破空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這死胖子還挺謹慎,早已安排好了,即便破解了殘缺的神陣,他還是能跑路。”

    段德處在一種奇妙的狀態,沒有人能喚醒,通體被至陽之氣裹住,在洗煉真身,凈化血肉。

    “他在修渡劫天功,這混賬真是大手筆,最難過的那一關就是需要至陽仙氣煉體,他借助了古礦中的無上存在劈出的仙氣,引渡進自身體內,而后又跑進至陽神日中溫養來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感嘆,瞬間想透了其中的因果。

    萬物相生相克,人體內都有生死二氣,不可避免,而段德卻要化盡體內的最后一絲陰氣,成為純陽體,這是要走怎樣的一條路?

    渡劫天功是道教的一位天尊開創的,即便證道了,也沒有使此功大圓滿,難道死胖子有大氣魄,要臻至無缺境?

    “我怎么覺得段師伯……很詭異,有點嚇人。”花花躲在葉凡背后,露出一顆小光頭說道。

    在場的人一怔,而后全都想到一陣不自然,此人在一百多萬年前就曾出現過?

    人魔不會記錯,若是為真,當中的古怪之處太多了,他是以神源封存下來的不成?

    可野人老爺子明確說過,并非如此,沒見到神源封裹。

    段德一生都是在墓中尋覓,說他在尋寶,要挖盡墓中一切,有些解釋不通。

    他所要找的東西似乎遠比這些珍貴!

    “你們若是與他熟識,我就不出手了。”野人老爺子雖然這樣說道,但是眼中卻出現了火熱之色,像是盯住了一頭強大的獵物。

    “這胖子的肉……不好吃!”

    “祖宗,你胃口夠好,我可以帶你去火麟洞還有萬龍巢,那里的麒麟還有龍絕對膘肥體壯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阻攔,還真怕他把段德給嘎嘣嘎嘣的嚼了,雖說無良道士來歷詭異,但畢竟是朋友一場。

    人魔沒動,一雙眼睛內仙芒如絲如縷,盯著那枚繭,像是要看透一切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當年那個人……”野人老爺子竟說出了這樣飄忽的一句話。

    眾人不解,一齊望向他。

    “肉身氣息一樣,可是靈魂卻不一樣了,這個靈魂并未留下歲月的印記,年齡不會很大。”人魔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人們都是一呆,這其中有不少詭異之處,但一時間難以想個通透。

    “太古那個人僅肉身就可瞬殺他成千上萬次。”這是人魔道出的另一則駭人的結論。

    “祖宗,你說的這些都是……真的?”人們不得不驚。

    “他這具肉身有大問題!”說到這里,人魔眸光熾盛,像是火炬般在燃燒,驚的所有人全都倒退。

    誰也沒有想到,他會神色動容,如此失態,絕對發現了了不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他的體內有……神話中的輪回印,而且竟然足有四道!”狂野的人魔老爺子露出了震驚之色。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